闪电侠和小皇帝

惊世独舞——dwyanewade

文才兄,你总是像个任性的小孩,脾气大的很。有时又显露出你的城府来,设个套,演个戏。然而计谋不甚高明,破绽也多。
喜欢你的都说你值得更好的,值得一个开朗大气又阳光的女子来医好你的病娇。
可此生谁料,心在天山,可那人却是身死于梁山伯的墓前。
桓温曾言:“树尤如此,人何以堪?”
时光斑驳,也冲刷不掉那个倨傲的眉眼如画的你。
或许痴狂的少年总是惹人心疼,再坚硬的心总会塌下一块地儿。可癫狂见得多了,只盼你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振兴家族,出候拜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