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侠和小皇帝

这是我的马!

老詹说他想韦德了
呜呜呜~9月27号大爷来了,我还以为梦回从前,谁知道赛季越深入越曲折,大爷最后还是回家了。一进入季后赛,真的,不敢看老詹的比赛,怕看到老詹疲惫不堪的样子却依旧无能为力。

他还在追逐着伟大。

他正享受着生活的快乐。

他和他,曾并肩,曾紧拥,曾分离,也曾重聚。

最终,各自成就。

老夫老妻了,端的是细水长流。

所有的轰轰烈烈都已渐渐消逝。

所幸,我们仍挂念彼此。

小詹姆斯打真韦德,
小韦德打真詹姆斯。

没错,这就是我期待已久的季后赛“詹韦相遇”?!

嘿嘿嘿,现在热火和骑士季后赛很可能会碰到哦。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星星【4】

咳咳,其实这次的内容好像和上一篇没什么关系。
中间全明星的剧情就让它过去吧。
依旧流水账,没文笔。一联系到我从小到大永远偏题的作文,就不要拍我了。
奈何粮太少,只好自己动手。

“哇哦,卧槽”
 
“游戏时间到,哇哦!”

    更衣室里传来球队老大乐邦激动的声音。

     正在接受采访的胡德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虽然乐邦事实上真是一个逗比,很爱搞怪逗队友笑。

      但是这么夸张地尖叫,也挺奇怪的。

       让胡德如此疑惑的乐邦同学此时一脸崇拜?痴汉?总之星星眼地盯着电视上的韦德。

        刚刚韦德对着席梦思完成了一个后撤步绝杀。

        乐邦掏出手机颤颤巍巍地打开流量在风尘四侠的聊天群里发了条:
        太他妈酷了!

         社会瓜:坐下,坐下,这是韦韦的常规操作。

         少年炮发了个眨眼的表情,并附文字道:
         乐邦,你是在用流量聊天吗?你真的肯花钱用流量了?

          ^_^||
          那什么,我刚回更衣室,更衣室没wifi。。。
          就当场包了点流量。

           少年炮:哇塞!韦,你快出来看啊 ,乐邦居然愿意为了看你花钱买流量哎!

            社会瓜:稀奇啊。

            小皇帝:不就是不肯买流量嘛,你们就这么喜欢这个梗啊。一逮着机会就损我啊

            社会瓜:那我们讨论讨论发型的问题吧。

             小皇帝:。。。。
              我恨。
    
              闪电侠:炮儿,少听他瞎嘚瑟。他的话费是我充的,买了流量也是从话费里扣。

              小皇帝:…………
              我恨
              我刚刚还在夸你呢,你怎么这样啊
  
               少年炮:哈哈哈哈,乐邦你是要笑死我吗

               社会瓜:仿佛找到新的素材了。

               闪电侠:*****

               小皇帝:韦,你发了啥啊,咋被和谐了。

                闪电侠:qu ni ya de ba

                社会瓜:这好像挺有趣的,炮儿,走一个。

                少年炮:好的,瓜哥。
                乐邦,我想对你说:*****

                闪电侠:笑哭,炮,你又调皮。
  
                小皇帝:*****

                



最后,诚挚欢迎大家成为韦詹的一员啊,有喜欢韦詹的同好可以产粮啊。
我自个儿的渣文笔,实在不忍直视。
聪明可爱美丽的你,不想写篇韦詹文示范给我这种渣文笔的人看吗?

扶额,叹气,
怒吼道:
“你这哪跟哪儿啊?”
“还退役!”
“谁给你的勇气,啊?”
“不再乖乖打个三四年的,好好走心装几个逼的,多建几个韦德郡的。”
“你就永远永远永远没有马了!”

对了,乐邦和韦德熟悉的异地恋发糖。
而且尤大娘再一次在节目中助攻
:我是嫁给了我最好的朋友(指韦德),笑,我没想到我也是嫁给了乐邦最好的朋友。

还有,主持人问韦德:之前在骑士这样不好的情况下,你和乐邦的关系有因此变得紧张吗?
韦德毫不犹豫:没有。

我实在是太会找糖了!
各种擦边球的糖啊。

在念了几天书,自(bei)觉(po)地交出手机后,
今天放假幸运得知,我韦绝杀成功。
太爽了!
此刻心情如配图。

明天上学了。
【坚强的假笑ing~】
呷口茶冷静一下,我要神隐了。
等我下次出现的时候,【微笑】
应该是腮帮和老詹在季后赛相遇了。
如果没有相遇,【冷漠脸】
我就拒绝看这个赛季的NBA了【当然除了我大爷】

最后,鸡汤一把。
在你巅峰时我慕名而来,在你熹微时我也不曾离去。
我不想一味沉湎于你过去的伟大,我完全可以面对不再年轻的迟缓的你。
因为这也是你啊。

答应我,减肥啊大爷。【这很重要】
你的膝盖可承受不了你现在如此庞大的体重。
【继续微笑】
我侠要努力争夺最后一名,大嘴库班,不要再给校花任何理由罚钱了。
【心很累但还是要微笑着去上学】

最后一点,知识点来了。
伤病全滚粗!!

碎碎念。我萌上韦詹的心路历程。

说实话,我对同性cp一向无感。大概除了韦詹吧。
从小就是骚韦的球迷,老爸是个火箭球迷,从小拉着我看球。但是这么熏陶着,我还是变成了韦德球迷。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屁孩呢,那时候一看到台阶,就要跳上去,吼个这是我的马!
后来吧,乐邦来热火了。从前对他的印象其实一般,路人得不能再路人了。他来了之后,我其实还特别幼稚的计较,怕他抢去了我韦的风头。毕竟这家伙实在很强。
然后吧,总决赛乐邦掉链子,状态低迷。再加上球队磨合的矛盾,也没少黑他。发句话嘲讽他也有。
碍于骚韦跟乐邦实在太和谐,也就忍着,毕竟是队友。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队友是博士,大高个子,却意外很萌。
额,我从前一直嫌弃乐邦抬头纹,长得也磕碜。
后来,骚韦做出牺牲,让乐邦当领袖。我就更不开心了,小时候哪管什么团队精神,场均得分硬生生降了五六分,超烦躁的。
但是逐渐逐渐这只队伍走向正轨,而且更衣室真的很和谐,乐邦确实强。也是被乐邦的实力打服的。
我就这样对乐邦从路人逐渐上升到喜爱。
但是这个家伙一句回家让我卧槽,你走了,你知道韦德背负多大压力吗!我以为热火三巨头应该还可以继续很多年的,真的,我从未想过他会这么快离开。
就算再理智,明白乐邦不欠热火任何东西,他给我们带来了两个总冠军。
但是心里难受,过不去。
甚至到了完全不想提他的地步。
后来呢,大爷和他的关系还是很好,大爷都这样,那自个儿又瞎想个什么劲,毕竟生活是生活。
老詹夺冠哭了,我一路人,既不是勇蜜,更不是骑蜜,居然他妈的也哭了。就是突然泪意涌上来,控制不住的掉眼泪。
后来大爷离开迈阿密,这又是个让我耿耿于怀的事。
长大了,其实也就明白了。对于乐邦,敬意和喜爱并重。
他做的那些决定,说真的,太不容易,这个孩子硬生生为自己开拓了出一条掌握自己命运的路。
起码,来去自如,他是掌握主动权的。
有些人就是这么一点点把你打服的。
唠嗑更是。

星星⭐️3

重度ooc预警。詹欧党慎入!

        wade见到的场景是这样的,bron笑得前仰后合的歪在kyrie肩上,抬头纹都清晰可见。

        russ有些羞涩的低头,KD还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一个劲的冲着russ傻笑。

        wade想着这是前任复合系列?呵,酒气有些上头,wade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清醒了许多。

        暖黄色的光晕打在wade头上,他觉得他可能真的是喝多了吧。

        “D?”bron发现了他,轻唤了一声。

        “嗯。”wade展开一个温暖的笑容,他们俩对视一笑。

         bron嘴唇向上抿了抿,有些期待又迟疑道:“我是今天的amvp,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我就知道你能做到,我的king,抱着奖杯🏆一起去参加‘wade杯’扑克大赛吧。”wade用充满笑意的眸子盯着他的小家伙,低沉的嗓音分外撩人。

      “kyrie,russ还有KD一起吧。”

      “啊,emmm~  ,russ”KD用试探的语气问道,“你……你去不去啊?”大个子弯着腰小心翼翼的样子很让russ无奈。

        这个傻子,不把kyrie拉走还在这瞎掺和。要是大家都真去了,不是要尴尬死。

        russ瞪了一眼KD,KD无辜的挠挠头,嘟囔道:“不去就不去嘛,凶什么。”
       
        wade看着这对小冤家有点无语地扶额,用眼神示意bron撮合他俩,bron挑挑眉,清嗓道:“russ,我们先走啦,那个你们要想来说一声啊。”

        然后逃之夭夭了。剩下三人面面相觑。
  

^_^||很短很短,勿怪。
本来就是写韦詹的,写着写着就加入了科艾,双少。
文笔渣,谅解。
求评论,欢迎指出问题。

[星星]●2
全明星。
        wade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很正式,因为他是开场的主持发言人。但是为了凸显逼王的个人风格,他系了一条宝蓝色领带,暗沉的闷骚,领口开得略大。
        他站的笔直,右手握着话筒,脱稿发言,心里有些不以为意:演讲?对哥来说太容易了。
        wade拿出了对媒体发言的一贯语言,官方并且无可挑剔。你知道的,他总是如此,你从来无法从他口中套出任何东西。
        紧接着是韦德之道6的新品发布会,会有很多球迷来的。当然,也少不了无聊的主持不厌其烦的问你球鞋的设计含义,他们不能提高提高业务水平吗?多少年了,来来回回还是这些问题,他已经背出答案了。
        洛杉矶确实繁华,wade想在这儿多逗留几天,他的扑克大赛还没办呢。
        夜。
        艾来了,另一个伟大的3号。他退役后身材有些走样,艾的眼睛很亮,狡黠又危险。艾的嗓音哑哑的,有一种莫名的性感低沉。在wade高中的时候,他的房间也曾贴满了艾的海报。
        可惜,那条毒蛇毁了他,黑曼巴紧紧缠绕着这个精灵,精灵的翅膀逐渐消隐,金色的花纹被磨平,清亮的眼神暗淡无光了。
        总会有个人无法自拔而跌落深渊,情深却不自知。
         wade喝得有些醉,眼神渐渐迷离,他有点想bron了。他的小家伙在打全明星赛,小家伙信誓旦旦地和他保证一定会好好打,一定会赢的。他和bron,还有melo,both他们一起打了大概十多年的全明星。如今,只剩lebron一个人扛着03白金一代的荣耀孤独前进了。
        艾盯着喝醉的D看了很久,说道:“他的小女儿都两岁了。”
         艾没说是谁,但是wade心知肚明。
         wade笑了笑,带点奚落:“那又如何,你的大儿子都成年了。”
         光影落在艾的身上,越发显得他孤独,他有些艰涩地开口:“他很好,可我不好,很不好。”
        wade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的孽缘恐怕谁都无法说清楚,低声道:“为什么不去看他呢?他那么执着的家伙,不可能忘得了你的。你们的事,总该了结了。”
        艾抱着酒吃吃的笑了,砂砾般的声音响起:“了结?呵,我恨他,他也恨我。”
        ……
         wade一掌拍在艾的头上,这酒鬼,亏我开导他。真是,不管他了,我得去找bro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