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侠和小皇帝

惊世独舞——dwyanewade

嗯,兄弟。
我真的相信你们只是兄弟。
信不信我瓜炮下个赛季发糖齁死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咋就你们俩离得近还是咋的,非赖一块儿训练又去看儿子比赛的。
懂球吗你俩,尤其是那个社会闲散人员兼无业游民。
工作有着落了吗,还搁这儿秀秀秀的。

#德罗赞
都说北境孤寒,我剖开胸膛,洒尽热血,也温不了这片冻土。

#韦德
把千山万水看遍,把烈酒喝尽,还是跌跌撞撞情难自已回到家。

#德克
什么?
额……
你要谈什么事找…找
库班,你又跑哪档节目diss川普去了!
有人找你!!!

╭(╯ε╰)╮
瞎混混

他还在追逐着伟大。

他正享受着生活的快乐。

他和他,曾并肩,曾紧拥,曾分离,也曾重聚。

最终,各自成就。

老夫老妻了,端的是细水长流。

所有的轰轰烈烈都已渐渐消逝。

所幸,我们仍挂念彼此。

星星【4】

咳咳,其实这次的内容好像和上一篇没什么关系。
中间全明星的剧情就让它过去吧。
依旧流水账,没文笔。一联系到我从小到大永远偏题的作文,就不要拍我了。
奈何粮太少,只好自己动手。

“哇哦,卧槽”
 
“游戏时间到,哇哦!”

    更衣室里传来球队老大乐邦激动的声音。

     正在接受采访的胡德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虽然乐邦事实上真是一个逗比,很爱搞怪逗队友笑。

      但是这么夸张地尖叫,也挺奇怪的。

       让胡德如此疑惑的乐邦同学此时一脸崇拜?痴汉?总之星星眼地盯着电视上的韦德。

        刚刚韦德对着席梦思完成了一个后撤步绝杀。

        乐邦掏出手机颤颤巍巍地打开流量在风尘四侠的聊天群里发了条:
        太他妈酷了!

         社会瓜:坐下,坐下,这是韦韦的常规操作。

         少年炮发了个眨眼的表情,并附文字道:
         乐邦,你是在用流量聊天吗?你真的肯花钱用流量了?

          ^_^||
          那什么,我刚回更衣室,更衣室没wifi。。。
          就当场包了点流量。

           少年炮:哇塞!韦,你快出来看啊 ,乐邦居然愿意为了看你花钱买流量哎!

            社会瓜:稀奇啊。

            小皇帝:不就是不肯买流量嘛,你们就这么喜欢这个梗啊。一逮着机会就损我啊

            社会瓜:那我们讨论讨论发型的问题吧。

             小皇帝:。。。。
              我恨。
    
              闪电侠:炮儿,少听他瞎嘚瑟。他的话费是我充的,买了流量也是从话费里扣。

              小皇帝:…………
              我恨
              我刚刚还在夸你呢,你怎么这样啊
  
               少年炮:哈哈哈哈,乐邦你是要笑死我吗

               社会瓜:仿佛找到新的素材了。

               闪电侠:*****

               小皇帝:韦,你发了啥啊,咋被和谐了。

                闪电侠:qu ni ya de ba

                社会瓜:这好像挺有趣的,炮儿,走一个。

                少年炮:好的,瓜哥。
                乐邦,我想对你说:*****

                闪电侠:笑哭,炮,你又调皮。
  
                小皇帝:*****

                



最后,诚挚欢迎大家成为韦詹的一员啊,有喜欢韦詹的同好可以产粮啊。
我自个儿的渣文笔,实在不忍直视。
聪明可爱美丽的你,不想写篇韦詹文示范给我这种渣文笔的人看吗?

亲爱的多多,32岁生日快乐。
不知不觉,你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了。
不论那些见鬼的偏见,你是最独特的。
永远都不要忽视他,毕竟去年如果他健康的话,公牛就黑八了。
永远爱你,我单纯的少年。

???
大爷又撩利指导。
利指导发推:我觉得我不虚联盟任何后卫。
大爷评论:把觉得去掉。
[好宠溺啊]
大爷真是交际花啊。

[星星]●2
全明星。
        wade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很正式,因为他是开场的主持发言人。但是为了凸显逼王的个人风格,他系了一条宝蓝色领带,暗沉的闷骚,领口开得略大。
        他站的笔直,右手握着话筒,脱稿发言,心里有些不以为意:演讲?对哥来说太容易了。
        wade拿出了对媒体发言的一贯语言,官方并且无可挑剔。你知道的,他总是如此,你从来无法从他口中套出任何东西。
        紧接着是韦德之道6的新品发布会,会有很多球迷来的。当然,也少不了无聊的主持不厌其烦的问你球鞋的设计含义,他们不能提高提高业务水平吗?多少年了,来来回回还是这些问题,他已经背出答案了。
        洛杉矶确实繁华,wade想在这儿多逗留几天,他的扑克大赛还没办呢。
        夜。
        艾来了,另一个伟大的3号。他退役后身材有些走样,艾的眼睛很亮,狡黠又危险。艾的嗓音哑哑的,有一种莫名的性感低沉。在wade高中的时候,他的房间也曾贴满了艾的海报。
        可惜,那条毒蛇毁了他,黑曼巴紧紧缠绕着这个精灵,精灵的翅膀逐渐消隐,金色的花纹被磨平,清亮的眼神暗淡无光了。
        总会有个人无法自拔而跌落深渊,情深却不自知。
         wade喝得有些醉,眼神渐渐迷离,他有点想bron了。他的小家伙在打全明星赛,小家伙信誓旦旦地和他保证一定会好好打,一定会赢的。他和bron,还有melo,both他们一起打了大概十多年的全明星。如今,只剩lebron一个人扛着03白金一代的荣耀孤独前进了。
        艾盯着喝醉的D看了很久,说道:“他的小女儿都两岁了。”
         艾没说是谁,但是wade心知肚明。
         wade笑了笑,带点奚落:“那又如何,你的大儿子都成年了。”
         光影落在艾的身上,越发显得他孤独,他有些艰涩地开口:“他很好,可我不好,很不好。”
        wade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的孽缘恐怕谁都无法说清楚,低声道:“为什么不去看他呢?他那么执着的家伙,不可能忘得了你的。你们的事,总该了结了。”
        艾抱着酒吃吃的笑了,砂砾般的声音响起:“了结?呵,我恨他,他也恨我。”
        ……
         wade一掌拍在艾的头上,这酒鬼,亏我开导他。真是,不管他了,我得去找bron了。

星星

     “D,你……”lebron欲言又止,睁着他忽闪的眸子。
       “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wade有点诧异lebron的犹豫,他从来都是个异常果断甚至过分决绝的人。
     “莱利当初因为你没有劝我留下而迁怒于你。”清醒的陈述句,不是疑问,也不是试探。那个总是沉着冷静的小家伙现在已经是一个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了。
        从前他有一双星星眼,每当lebron笑起来的时候,他的眸子仿佛盛满了揉碎的星光,倒影在江河湖海中。如今他的眼睛写满了不容置疑的笃定,他知道却还是要听你亲口说出来。
        wade轻笑一声,道:“他总是把别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放走你可是他职业生涯犯的最大错误。”
        wade顿了顿,温和地说:“我和他的矛盾不是你的离开造成的。”wade抿了抿唇,他在想合适的措辞:“老爷子素来傲气,他亲手带出来的孩子也是这样。间隙由来已久,非你所致。”
        良久无言,wade都快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睡着了。
        那个略显笨拙的身影缓缓向wade靠近,一个拥抱上来,lebron把自己的头埋在wade颈窝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是我不好,再也不会这样了。”再也不会不顾及你的感受了,再也不会把你一个人抛下了,再也不会让你独自面对诘难了。
        wade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2米03的大个子,小家伙还知道对不起自个儿要道歉了,真是难得啊。
        小家伙埋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应又把头抬起来,嗔怒道:“为什么不回答我?”眉毛眼睛鼻子皱在一块,简直快委屈死了。
        wade乍想到丑萌这个词,特别贴切现在的lebron,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wade伸出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哄道:“别生气啦,我都没生气你倒先委屈上了。”
      “什么啊,我明明就是替你委屈嘛”lebron瘪嘴道,“你还怪我。”
        wade失笑道:“我不委屈,真的,都过去了。”
        他把lebron的头掰向自己,正色道:“除了你,再也没有谁值得我这样付出了,我仍旧爱迈阿密,仍旧敬重莱利。”
        “可是,也就这样了。我是个人,我也要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了,我不能总是为迈阿密牺牲。”
          wade的眼睛里藏满了无奈和哀伤,他轻声呢喃道:“十三年了,我已经透支了。我做了所有努力,我一直在等他来找我,他明明比谁都容易找到我。可是,一次也没有。我当时想,我也许真的该走了。”
        wade闪着泪光低声道:“可我很快又发现,我无比想念迈阿密,我真的老了,我该回家了。”
        lebron抬手抹去了他的泪,微笑道:“我们还是经常见面啊,你在哪这并不重要。只是答应我,每天都要想我,我可不想你迷失在热情的沙滩美女中。”
       “去你的,哥什么时候迷失过,哥从来都是片叶不沾身的。”wade笑骂道。
      

也许有续集,也许没有。
求评论哟!!!

你仔细看,人群中有个人在抢镜。这回不是熟悉的骚韦,是那个最可爱的大个子。
回不去了。我又找到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