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侠和小皇帝

惊世独舞——dwyanewade

[星星]●2
全明星。
        wade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很正式,因为他是开场的主持发言人。但是为了凸显逼王的个人风格,他系了一条宝蓝色领带,暗沉的闷骚,领口开得略大。
        他站的笔直,右手握着话筒,脱稿发言,心里有些不以为意:演讲?对哥来说太容易了。
        wade拿出了对媒体发言的一贯语言,官方并且无可挑剔。你知道的,他总是如此,你从来无法从他口中套出任何东西。
        紧接着是韦德之道6的新品发布会,会有很多球迷来的。当然,也少不了无聊的主持不厌其烦的问你球鞋的设计含义,他们不能提高提高业务水平吗?多少年了,来来回回还是这些问题,他已经背出答案了。
        洛杉矶确实繁华,wade想在这儿多逗留几天,他的扑克大赛还没办呢。
        夜。
        艾来了,另一个伟大的3号。他退役后身材有些走样,艾的眼睛很亮,狡黠又危险。艾的嗓音哑哑的,有一种莫名的性感低沉。在wade高中的时候,他的房间也曾贴满了艾的海报。
        可惜,那条毒蛇毁了他,黑曼巴紧紧缠绕着这个精灵,精灵的翅膀逐渐消隐,金色的花纹被磨平,清亮的眼神暗淡无光了。
        总会有个人无法自拔而跌落深渊,情深却不自知。
         wade喝得有些醉,眼神渐渐迷离,他有点想bron了。他的小家伙在打全明星赛,小家伙信誓旦旦地和他保证一定会好好打,一定会赢的。他和bron,还有melo,both他们一起打了大概十多年的全明星。如今,只剩lebron一个人扛着03白金一代的荣耀孤独前进了。
        艾盯着喝醉的D看了很久,说道:“他的小女儿都两岁了。”
         艾没说是谁,但是wade心知肚明。
         wade笑了笑,带点奚落:“那又如何,你的大儿子都成年了。”
         光影落在艾的身上,越发显得他孤独,他有些艰涩地开口:“他很好,可我不好,很不好。”
        wade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的孽缘恐怕谁都无法说清楚,低声道:“为什么不去看他呢?他那么执着的家伙,不可能忘得了你的。你们的事,总该了结了。”
        艾抱着酒吃吃的笑了,砂砾般的声音响起:“了结?呵,我恨他,他也恨我。”
        ……
         wade一掌拍在艾的头上,这酒鬼,亏我开导他。真是,不管他了,我得去找bron了。

黄昏。
lebron下意识地喃语到:“D,你看…”话刚出口,回应他的只有克利夫兰绚烂的晚霞。
那个大腮帮回迈阿密了。
也许是克城漫长的冬天太寒冷,抑或是骑士尴尬无比的境况。
管理层的交易看似混乱,实则为球队带来了新的活力,走的那帮孩子也都有了不错的归宿,而你,落叶归根。
这是双赢吧,对谁都好。
可是啊,再也不会有个人始终站在自己身后了;再也不会有个人一起见证他的3万分、他的诸多记录了;再也不会有个人和他一起完成双酱连线了。
再也没有了。
这样好的交易里,他失去了D–wade。
是他不好,千方百计劝他来了这里却没处理好这一切,他没料到会爆发这么大的矛盾并且没法子解决它。他在烦躁这个烂摊子的时候竟然忘了那个人的感受,等到他惊觉时已经晚了。
wade微笑着对他说他和莱利在他经纪人的葬礼上和好了。
lebron快气昏了头,莱利和阿里森他们当初那样绝情你个笨蛋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离开了,怎么又…唉。
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带回我身边,我…我还有很多时光想与你共处,每当我每场又打到精疲力竭时目光一看到你的身影管他在场上还是替补席上,我都觉着没那么糟了。
可那么多话哽在喉中lebron只能问道:“想好了?”
wade沉默了一会儿,又笑道:“我都36了,lebron,我们都不年轻了。”
年轻时的傲气不是被时光打磨没了,还在的。只是出来这两年不尽如人意,从芝加哥到克利夫兰更衣室的气氛都不咋样,而且骑士如今没那么需要我,不是吗?尤尼恩说她还是更喜欢迈阿密,孩子们也都在那儿上学。
lebron露出一个很纯真的笑容:“我支持你。”
就像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你那样无条件支持我一样。
倦鸟归林,落叶归根。
只是呵,lebron偶尔晃了神,想到那个最会装逼,一举一动都那么骚气的家伙时红了眼眶。
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KG说过:别让忠诚害了你。

第一次写文,也不知道写了什么鬼,没剧情,纯流水账,想到哪写哪。求轻拍吧。